5000起步到年入1000万!盛行27年的职业,要被搞臭了

发布时间:2022-04-29 15:00:57     来源:大猫财经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卖了150碗扣肉,被判赔5万,就这么个事,上了好几天热搜。
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一位邵某在王某的网店里面买了150份扣碗熟肉,但是这些肉没标签也没写配料,然后邵某反手以王某的这些扣肉属于“三无产品”为由,告上了法庭,不仅要求退款,还要求10倍赔偿。

这些扣肉卖了4500块,连同退货返还+十倍赔偿,王某差不多赔了5万块。

本来一个小店挣点钱就不容易,王店主一公开这事,大家发现,这个邵某其实以前告过很多家小商贩、小超市和购物中心,属于职业打假人,而且法院判决书上的地址其实也不是邵某家,地址的真正业主被网暴,要起诉他。

而邵某那边则说,王某试图用老母亲卖惨,但实际上有公司,还有微信百人分销群,不仅是“三无”,还涉嫌传销,自己卖房子卖车也不会撤诉,为表问心无愧,赔偿所得愿意捐了。

但是,事情的走向到了滑稽的一面,卖惨的获得了同情,硬刚的也获得了不少的支持,舆论狂欢之下,逐渐演变成了对双方的网暴。

这事儿还没完,很快在甘肃临夏的一家网店也遭遇了“回头客”的职业打假,80斤的牛羊肉,被要求索赔7万多,理由仍然是“三无产品”。

两件事儿的争议很大。因为一面是情,一面是法。

在情上,广大网友肯定是更同情弱势一方的,职业打假人把目光盯上了小店甚至个人身上,尤其是作为“回头客”,还有“钓鱼”的嫌疑,很容易被在道德上谴责,并被归为“恶臭行为”,认为这种“天价索赔”更是堪比敲诈勒索。

但是在法理上,职业打假人在很多判例中,都赢了,即便一些撤诉的官司,最终都以赔钱和解来作为结局。

但很多人就不解了,职业打假人到底算不算消费者?

职业打假,始于90年代。

1993年,那英的“打假之歌”《雾里看花》唱响了315,而也是在那一年,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通过实施,条款很多,其中里面设置了惩罚条款“退一赔一”,那会没什么人拿这当回事儿,但也有人记住了。

1995年3月25日,陪弟弟来北京的王海,在福隆商厦买了两副假冒的“索尼耳机”,先是找了相关部门鉴定是假货,然后跑去投诉,虽然赔了点钱,但王海不满足,索性又买了剩余的10副假耳机,然后到工商部门投诉,要求按消法赔偿。

他还很懂的利用舆论,把这事儿捅到了媒体,王海后来顺利拿到了赔款,成为了“中国打假第一人”,中国消费者保护基金还奖励了王海5000元。

后来王海成立了公司专门打假,“职业打假”拉开序幕,后来还有了王海年入千万的传说。

但是,王海也不是一直赢,很多人是不买账的,掀起了反对王海的声浪,王海一看就着急了,立马给何山打了电话。

何山是谁?这是位民法专家,参与过《消法》立法的起草工作,也是惩罚性条款的力推者,他认为,消费者与假冒伪劣作斗争需要法律依据。

这也是有背景的,那个年代,很多产品的合格率都在下滑,从1991年的80%到王海打假的1995年,只有65.9%,消费者深受其害。

王海这一忽悠,何山也亲自下场了,他需要一场诉讼。

1996年,何山两次在西交民巷的一个商行里面,买了“徐悲鸿”的独马图和群马图,花了2900元,这个价格“捡漏”的可能性不大,开好了发票,后来何山就以“怀疑有假,特诉请保护”为由,把商行告了。

后经鉴定,果然是临摹的仿制品,商行对消费者有欺诈,判决假画没收,退一赔一,并支付何山的诉讼费、律师费和交通费,何山后来也把赔偿的部分,捐给了消协,来做打假基金。

有了法律,有了判